首頁>本刊特稿

新疆有個曲子劇

2019-09-11 13:13:00 來源:今日中國 作者:文|周晨亮 圖|《人民畫報》秦 斌 【關閉】 【打印】

  新疆曲子劇,俗稱小曲子,是中國文化部認定的新疆唯一用漢語演唱的地方劇種。2019年全國基層院團戲曲會演期間,作為新疆唯一入選來京演出的戲曲劇種,鮮為人知的新疆曲子劇引發關注。 

  新疆曲子劇最早記載始于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清朝文學家紀曉嵐編輯的《烏魯木齊雜詩》中。書中這樣描述曲子劇曾經在新疆的盛行:“酒樓數處,日日演劇。數錢買座,略似京師。” 

  隨著清代在新疆實行屯墾政策,大批陜、甘籍官兵入疆屯戍,來自內地的商販和民間藝人也相繼入疆。天山南北、伊犁河谷,人們在茶余飯后抒發情懷,隨口吟唱家鄉小調,吹拉彈唱。陜西的曲子、蘭州的鼓子、青海的平弦,唱著民間的軼聞趣事,伴著醇香的奶茶和甘甜的瓜果,一同融入他鄉的生活……逐漸,新疆曲子劇誕生了。 

  生于斯,興于斯,新疆曲子劇的念白用的是純正的新疆漢語方言蘭銀官話。融于民族,薈萃各地,新疆曲子的唱詞和曲調又融合了多種民族語言和音樂調式。1959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文化廳決定將新疆小曲子正式定名為“新疆曲子劇”。2006年,新疆曲子劇正式列入首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 

  然而,和大多數非物質文化遺產一樣,新疆曲子劇在發展過程中,也面臨著生存危機:現代文化的沖擊、傳承人的斷層、普查工作的不完善、保護經費的欠缺等。 

  生于民間的“戶兒家”的戲

  新疆曲子劇是新疆唯一的漢語系地方劇種,是新疆各族人民開發建設新疆的產物,是新疆多民族文化藝術融合的結晶。自1980年成立以來,原呼圖壁新疆曲子劇團克服重重困難,創作排演了老百姓喜聞樂見的劇目共120多出,足跡踏遍田間地頭、廠礦學校,曾被文化部授予“長期堅持上山下鄉,為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作出突出貢獻的縣級劇團”光榮稱號,被戲劇界專家和名人譽為“戈壁灘上的紅柳”。 

  2002年7月,原呼圖壁新疆曲子劇團上劃昌吉回族自治州后,更名為昌吉州新疆曲子劇團,之后又更名為新疆曲子劇團。2012年,新疆曲子劇團與昌吉州民族歌舞劇團兩團合并成立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藝術劇院。劇院副院長蘇凌松說:“20世紀90年代初,劇團下鄉演出最火的時候,曾創下在一個鄉鎮連演24場的記錄,觀眾最多的時候會有130多輛拖拉機聚集在臺下,散場都得足足一個小時。” 

  由于新疆曲子伴奏簡單、曲調明快、通俗易懂、易學易唱、不受舞臺限制等特點,曾在新疆農村擁有廣泛的群眾基礎,被當地百姓親切地稱為“戶兒家(漢語新疆方言中對莊戶人家的稱謂)”的戲。每到一處,演員們分散吃住在老鄉家,白天,幫老鄉干活;晚上,無論地頭、場院、羊圈,都可以演起來。“用推土機推出一個高臺子,鋪上幾塊氈片就是舞臺,劇團的設備簡陋,常常要借用當地鄉鎮的篷布、椽子等。”但就是這樣的演出,老鄉們還是坐著毛驢車或是手扶拖拉機,從幾十里外趕來看戲,刮風下雨也不肯離去。演出結束時,總有老鄉拎著雞、雞蛋、瓜果,來找劇團的人拉家常。 

  王曰發是新疆曲子發源地昌吉州呼圖壁縣三大曲子世家之一的渭戶王家傳人,從新疆曲子劇團退休之后,他和呼圖壁當地的老人們組建了夕陽紅曲子劇團,最大的樂趣就是唱新疆曲子。 

  當年的呼圖壁縣渭戶王家、大土古里岳家、大東溝張家三大曲子世家奠定了如今呼圖壁新疆曲子傳承地的地位。在呼圖壁的街頭巷尾、田間地頭、農家小院里,常常是三五個人湊在一起,三弦一撥,板胡一拉,脫口便能唱出幾折。王曰發說:“新疆曲子的根在農村,只有農民喜愛,曲子才有希望。” 

  險成絕唱的“天下第一團”

  文化部把劇種稀有、劇團唯一的劇團稱為“天下第一團”。原呼圖壁新疆曲子劇團就是這樣一個團。 

  過去,該團在北部新疆的十多個縣、鄉、村有許多演出基地,由于新疆氣候及農作物播收等原因,演出季節非常有限,村與村之間常常為演出的先后爭執不下,兩個小時的演出常常會應觀眾的強烈要求加演至3個多小時,演員與觀眾之間就是一種親密的魚水關系。 

  但隨著20世紀末市場經濟大潮下城市化步伐的加快,劇團送戲下鄉遇到了越來越多的困難。由于一直沒有固定的演出場地,較為固定的觀眾群日益減少,年輕的觀眾更是少之又少。迫于生計,該團曾決定將1999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文藝匯演作為告別演出,留下最后一聲絕唱。 

  蘇凌松說:“由于當時縣里財政比較緊張,團員們的正常工資都不能保障,大量人員離開劇團。當時參加文藝匯演的劇目叫《大山里》,全團只剩下6個人可以登臺演出。” 

  沒想到,這次“絕唱”在文藝界引起極大的轟動。為此,新疆文藝界13位藝術家學者聯名上書,發起“救一救呼圖壁新疆曲子劇團”的呼吁,得到社會各界關注。在相關領導與部門的支持下,呼圖壁新疆曲子劇團被劃撥到昌吉州,并更名為昌吉州新疆曲子劇團,逐漸走出發展困境。 

  2005年,曲子劇團由呼圖壁縣遷至昌吉市。當時團里條件艱苦,排練廳一直用的是昌吉州博物館的地下室。蘇凌松回憶說,當時700平方米左右的空間里,用纖維板隔出了宿舍、辦公室、樂器室和排練場地。練毯子功的演員們排成兩隊,在教練的指導下小心翼翼地翻著跟斗,稍一不留神就會撞到天花板上。 

  2006年,新疆曲子被列入首批國家級“非遺”名錄,昌吉州新疆曲子劇團被確定為該項目保護責任單位,國家及自治區加大了對劇團的扶持力度,區、州財政撥款100余萬元人民幣,為劇團所在的昌吉州藝術劇院先后建設了4個排練廳、1個小劇場,并配備了現代化的演出設備。 

  在人才隊伍建設方面,蘇凌松借用老團長張世勇的話“老樹發新枝”來形容人才培養的不易。新疆曲子劇團分別于2003年、2013年聯合大中專院校舉辦兩期新疆曲子表演藝術班,招收學員50余人,解決了劇團專業人才的問題,穩定了劇團的專業表演隊伍。目前,新疆曲子劇團主要通過申報國家藝術基金作為創作與演出的經費支撐,先后創作了《哈哈泉子的戶兒家》《戈壁花開》《金子般的心》等反映時代主旋律的現代題材大戲。 

  年輕一代的傳承

  大幕徐徐拉開,映入眼簾的是一棵幾乎占滿天幕的枝繁葉茂的石榴樹,一首具有濃郁地方特色的歌曲響徹劇場:“一顆善良的心,溫暖一群善良的人,累累石榴果,粒粒抱團親……”這就是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藝術劇院在北京排演的新戲《金子般的心》的開場。 

  《金子般的心》原名《阿同汗(維吾爾語對人的尊稱)》,講述呼圖壁縣呼圖壁鎮雙橋社區居民,“全國孝老愛親道德模范”“最美新疆人”王桂珍幾十年如一日,關愛、幫扶有困難的街坊鄰居、照顧孤寡老人的事跡。 

  值得一提的是,這部大戲是團里首次全部啟用青年演員“挑大梁”演出的一部戲。王桂珍的扮演者,29歲的徐文嬌說:“第一次以主演的身份登臺的那一刻,才真正明白老師們平日里的教誨,也才感到肩上所承擔的責任。”據介紹,《金子般的心》全體演員的平均年齡只有28歲,其中還不乏不滿20歲的“00后”。 

  自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遺”名錄后,新疆曲子劇在遺產的審定與評估這一文藝整體架構中被經典化,受到來自社會各界的關注,甚至成為地方政府爭奪文化話語權的符號表征。呼圖壁縣率先對新疆曲子劇進行包裝、運作,試圖將其打造為地方文化品牌,自2012年開始連續舉辦六屆新疆曲子文化節,對新疆曲子劇進行了有力宣傳和推介紹。 

  教育傳承是“非遺”傳承的重要環節,青少年時期正是文化知識習得和價值觀形成的關鍵階段,在這一階段引導學生了解新疆曲子劇的魅力所在,將有利于吸引青少年對新疆曲子劇產生興趣,進而通過專業訓練成為專業人才,并為新疆曲子劇培育青年受眾。2016年,呼圖壁縣新疆曲子校本教程初級教材《新疆曲子之花》編撰完成,并在呼圖壁縣第一中學、第四中學與五工臺鎮中心小學做課程試點。 

  蘇凌松說:“新疆曲子劇年輕人才隊伍的培養仍是我們現在劇團工作的重中之重,沒有年輕人的接班,何談文化傳承?”接下來,蘇凌松還希望加強團里青年人的高層次人才培養。“如果能爭取到更多來京交流的機會,讓這些熱愛新疆曲子劇的年輕演員能多和國家頂尖戲曲院校的老師學習交流,將會讓新疆曲子劇得到更好的傳承。” 

周晨亮 《人民畫報》記者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 責任編輯:

微信關注 今日中國

微信號

1234566789

微博關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國雜志版權所有 | 京ICP備:0600000號

上海时时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