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社會

周幼馬:憶開國大典前后

2019-10-01 16:28:00 來源:今日中國 作者:本刊記者 陳君 【關閉】 【打印】

  2019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194910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典禮,即開國大典在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毛澤東主席在天安門城樓向全世界莊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中國的歷史從此開辟了一個新的時代。 

  光陰倏忽而過。70年后的今天,76歲的周幼馬回憶起童年時期跟隨父親——美國醫生馬海德親歷的開國大典,依然心潮澎湃,激動不已。 

  夜進北平 

  1949年新年剛過,馬海德帶著6歲的周幼馬跟隨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葉劍英一行,由西柏坡來到北平西郊,駐扎在頤和園西墻外的平房。 

  當時,北平和平解放談判進入關鍵階段,解放軍已經做好準備,萬一談判破裂,將攻打北平。“頤和園的西墻外駐扎著大批部隊,周圍擺滿了準備攻城用的榴彈炮。”這是周幼馬初到頤和園看到的景象。 

  對周幼馬來說,印象最深的是,父親常帶著他上頤和園的佛香閣,用望遠鏡瞭望北海塔和景山。“父親說今后我們會住在這個大城市里”。因為經常出入頤和園的緣故,周幼馬總會遇到一位穿土灰色大褂的叔叔,他曾送給周幼馬一只能叫會動的金屬小鳥。“雖然我特別喜歡,但是按照當時部隊的規定,必須上交。” 

  19491月中旬,北平和平解放談判成功。131日,解放軍入城接管防務,北平宣告和平解放。 

  之后,3月里的一天深夜,馬海德帶著周幼馬跟隨部隊乘坐卡車進入北平城。周幼馬依偎在父親懷里,好奇的他透過卡車的帆布縫隙使勁地往外瞧,但卻只能看見一片漆黑。沒過多久,他們就到達了臨時住所——哈德門里(現在崇文門)的德國飯店。 

  周幼馬記得,當時飯店的旁邊是一家法國面包房,法國老板見他惹人喜愛,便從柜臺上的糖罐里拿出一把糖要給他。周幼馬想要又不敢接,站在一旁的勤務員見狀,就從那一把糖中拿了一塊給他,并向法國老板表達謝意。“真好吃呀,那個年代能吃上進口糖果算是相當奢侈了”。 

  距離德國飯店不遠的東單廣場上,停著兩架小飛機,周幼馬聽說,那是傅作義的專機,后來廣場成為人來人往的商品交易市場。 

  解放軍剛進北平城不久,敵特分子對北平的破壞活動時有發生,周幼馬對此記憶猶新。一天夜里,熟睡中的周幼馬被激烈的槍聲驚醒,他看到警衛員在屋里俯身低頭向窗外查看情況,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根本無法分清敵我。警衛員詢問馬海德該向哪邊還擊,馬海德當機立斷地說:“當然是向城門外的方向打,打城門守軍的是特務。”父親的果斷至今仍讓周幼馬難以忘懷。 

  雙清別墅的送別宴 

  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前夕,習近平總書記來到中共中央北京香山革命紀念地,瞻仰雙清別墅、來青軒等革命舊址,參觀香山革命紀念館。在雙清別墅,習近平總書記瞻仰了毛澤東同志當年辦公居住的地方。 

  這令周幼馬回想起在雙清別墅的一段往事。 

  那是在進城后不久的一天下午,毛澤東邀請馬海德一家到香山雙清別墅,參加蘇聯紅軍少將軍醫阿洛夫教授的送別宴。在延安時期,給毛澤東看病的醫生有兩位,一位是馬海德,另一位就是阿洛夫。周幼馬說,“阿洛夫是位非常優秀的外科醫生,培養了我軍許多高級衛生干部。” 

  阿洛夫很喜歡周幼馬,每當馬海德夫婦上前線時,他就會代為照顧。“阿洛夫叔叔對我很好,是我父母的好朋友。”周幼馬說。 

  晚宴上,毛澤東與阿洛夫、馬海德等人親切交談,而一旁的周幼馬小朋友則對會客廳里毛澤東坐的沙發偏愛有加,時而躺著,時而趴著……能在毛澤東坐的沙發上嬉戲令周幼馬開心不已。 

  親歷開國大典 

  1949101日,開國大典在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30萬軍民參加這一曠世盛典。馬海德一家非常榮幸,親歷了開國大典。 

  開國大典開始,毛澤東主席親手按動電鈕,第一面五星紅旗在天安門廣場上冉冉升起。隨后,毛澤東主席宣讀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公告》。接著,舉行了規模浩大的閱兵式和群眾游行。 

  周幼馬回憶說,當時父親是在天安門下的觀禮臺參加觀禮,母親蘇菲參加開國大典的游行演出,我是在現在的勞動人民文化宮門口邊上的卡車上觀看的群眾游行。” 

   現場熱鬧非凡、盛況空前,人們載歌載舞,縱情歡呼人民當家作主的新中國誕生。到了晚上,焰火聯歡晚會一直持續到深夜。”周幼馬記憶猶新地說。 

  按理說,美國醫生馬海德是最早參加紅軍、參加中國共產黨的西方人,并擔任過紅軍中革軍委的衛生顧問,又是八路軍、解放軍的衛生顧問和外事組顧問等高級職務,又是毛澤東十多年的保健醫生,是個老資格,他完全可以在天安門城樓上觀禮。 

  “對于父親沒有在登上天安門城樓觀禮的原因,我也是之后在北京電影學院新聞攝影系學習后才明白。”周幼馬說。 

   當時,斯大林計劃為新中國的開國大典拍攝一部大型彩色紀錄片作為禮物送給毛澤東。斯大林派了十幾名攝影師來北京拍攝,他們補拍了解放軍的前門入城式等很多場面。”周幼馬接著說,“從延安時期到開國大典,眾多將軍、領導在這期間都找我父親看過病,查過體,包括他們的家屬子女、朋友……在這勝利的大喜日子里,如果父親在天安門城樓上出現,眾人少不了要和他握手擁抱。而當天,蘇聯攝影師分布在天安門城樓和廣場上等多個機位,如果被他們拍攝下來,讓斯大林在審片時看到,可能不利于當時的中蘇關系。所以聰明的周總理就沒安排父親上天安門城樓。” 

  “不過,非常不幸的是蘇聯人在北京剪接拍攝的彩色膠片時,因為工作失誤,幾乎都燒光了。如今電視上經常出現的有關開國大典很短的一點黑白片是延安電影團徐肖冰等拍的。”周幼馬遺憾地說。 

  提起拍攝開國大典,周幼馬認為還有一個人不得不提。他就是美國駐華武官包瑞德上校。 

  抗戰期間,包瑞德是美國派到延安的美軍觀察組組長,是毛澤東的座上客。他剛進延安時,中共中央召開了一個上千人的歡迎大會,所有中共領導都出席,馬海德客串當時的大會翻譯。在延安期間他很同情中國共產黨,曾向美國政府遞交過報告,客觀反映了中國共產黨領導抗日根據地的各方面情況,建議美國重視中共及其領導的武裝。但是,由于杜魯門政府推行扶蔣政策,最終使延安和美國交惡,所以在1946620日,美國觀察組撤離了延安。 

  開國大典當天,包瑞德在東交民巷的墻頭上用8毫米攝影機拍攝,被執勤的公安人員發現。因為涉及外交事宜,請示毛澤東后,毛澤東表示:“包瑞德我認識,就讓他拍嘛,還可以為我們在國際上義務宣傳。”就這樣,包瑞德得以在墻頭上進行自由的拍攝。如今,美國人手里掌握的關于開國大典的歷史片子,便是出自包瑞德之手。 

  過上沒有戰爭的生活 

  開國大典后,經歷了13年戰爭洗禮的馬海德立即提出申請加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經周恩來親自批準,馬海德成為首位加入新中國國籍的外國人。 

  1950年,馬海德被任命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顧問,蘇菲被組織派去接收國民黨時期北平的電影廠“中電三廠”,周幼馬被送到八一小學(那時稱榮臻小學”)上學。周幼馬依然記得,“學校在中南海西邊,靠近長安街,平房大院,玻璃上都是用紙條貼成米字型,防止國民黨飛機轟炸時,玻璃碎片濺飛傷人。學校還常常組織演習,老師帶著學生們躲防空洞,這是我最喜歡的游戲。” 

  正如當初在頤和園佛香閣上,馬海德告訴周幼馬一樣,他們一家人住進了北京這座城市,過上了沒有打仗,沒有行軍的生活。 

  十多年后的某個國慶節,馬海德一家人再次聊起參加開國大典的感受,“1936年我參加革命,13年后,通過艱苦卓絕的斗爭,中國革命取得勝利,太令人振奮了。回想我入黨時的19372月,當時的中共黨員、紅軍戰士、革命者加起來還不到十萬人;而到抗戰勝利,中共不斷發展壯大,擁有百萬八路軍戰士和民兵;之后,用了三年時間打敗了擁有幾百萬軍隊的國民黨,建立了新中國。而我親身參加和見證了整個革命的斗爭歷程,我們是勝利者,我希望中國窮人翻身解放的理想實現了。”父親的話至今仍深深地印在周幼馬的腦海里。 

分享到:
下一篇 責任編輯:

微信關注 今日中國

微信號

1234566789

微博關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國雜志版權所有 | 京ICP備:0600000號

上海时时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