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社會

天安門攝影師:用鏡頭記錄歷史

2019-10-01 17:19:00 來源:今日中國 作者:本刊記者 楊雙雙 【關閉】 【打印】

  “照相嗎?1分鐘取。”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前夕,天安門廣場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他們興高采烈地在天安門前合影。廣場6號照相點攤位前,57歲身穿藍色馬甲、身高一米八的攝影師高源,在天安門廣場拍照已經整整40年了。 

  他的鏡頭下,時代在變,人也在變,不變的是那顆向往天安門的心。 

    

  天安門攝影師:高源 

  告別“郵寄照片” 

  1958年,周恩來總理批示,要求照相館走進天安門廣場,給群眾照相。從此,北京誕生了一個特殊的行業“天安門攝影”。那個年代,相機可是奢侈品,能在天安門前拍照更是自豪的事!1978年,高源高中畢業后,從沈陽來到北京,次年被分配到北京西城區服務公司下面的照相館工作。 

  在天安門拍照的40年里,高源見證了照相技術的發展,從黑白到彩色、從膠卷到數碼。對攝影師而言,相機就是他的第二雙眼睛。高源收藏了70多臺大大小小的相機,整齊地擺放在家中的展架上。他小心翼翼地拿起一臺120雙鏡頭、黑白照相機,“這是我們最早用的普通相機,124元買的,你別聽才一百多塊錢,那時的工人一個月工資才30多。”當時的流程是先填單子寫地址,沖完相片之后郵寄過去,填不清楚就被退回來了。 

  20世紀80年代,北京西城區服務公司進口了第一批寶麗來相機,也稱“一次成像”,能拍彩色照片。高源可惜地說,最早的時候,領導不舍得用,都放過期了。當時這種相機的拍照成本很高,四五塊一張,給顧客照相的時候,高源會特意囑咐一句“您可千萬別閉眼,閉眼就浪費相紙了。”后來,天安門廣場有了“135相機”,不僅能拍彩色照片,還能擴印;2000年后換為數碼相機,再后來升級為單反相機,1分鐘取照片。從此,郵寄照片的時代一去不復返。 

  隨著拍照技術的進步,拍照價格也隨之發生變化。最開始,在天安門廣場拍照價格是一張75分,后來漲到215塊、154張,一直到現在的10塊、20塊。“那個年代75分可不是小數字,跟天安門的合影是很珍貴的。”高源動情地說。 

  40年間,高源在天安門廣場,為顧客拍攝了近60萬張照片,連起來能繞天安門廣場33圈。至今在高源的家中,仍保存著一些當年被退回來或沒來得及取的照片,他一直盼望著未來有一天能物歸原主。 

   

  高源收藏的相機

  永恒的“天安門”情結 

  “我愛北京天安門,天安門上太陽升??”大多數的中國孩子,在童年時期就會唱這首歌曲,但真正走到天安門看一看,卻用了很久很久??在天安門前留個影,是大多數中國人的愿望,具有隆重的儀式感。 

   

  霍明德與新中國同年同月同日生

  在高源家里珍藏著多年的老照片,每當家里來客人,他都會如數家珍地介紹每張照片背后的動人故事。有一次,高源在天安門廣場看到一位老人在雨中步履蹣跚地向他走來,慢慢地從塑料袋里拿出一套嶄新的軍裝,鄭重地穿在身上,雙手不停地撫平衣角。老人激動地對他說:“我這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跟天安門合張影,我是1949101日出生!”這位跟新中國同齡的老人名叫霍明德,是河南省魯山縣人,年輕時當過村里的民兵排長,年近70下定決心來北京,火車站票12個小時,只為實現久藏心中的夙愿。他拿出鏡子,用剃須刀刮凈胡子后,才放心地站在鏡頭前。這一幕,對高源來說印象非常深刻,他還特意把霍明德跟天安門的合影沖洗出來作為留念。 

   

  布依族姐妹在天安門廣場合影

  高源手里拿著一張三個布依族女人的合影,陷入回憶:“她們在親戚的帶領下,來到天安門,拍照之前,從包里掏出一套全新的衣服、頭飾、背包和鞋。她們按照布依族參加最盛大節日時的傳統,穿上最隆重的衣服:換上有蠟染、挑衣、刺繡圖案的大襟短衣和長褲、系上領前結扣、戴上銀質項鏈,互相攙扶著換上顏色鮮艷的繡花鞋,耐心地為彼此纏繞末端鑲繡鮮艷花紋圖案的包頭布,最后興奮地背上繡有精美圖案的流蘇布包,默契地站成一排,側身45度,在天安門前留下了最美的樣子。這一刻,她們期待已久了。“有的人可能一輩子就來一趟北京,街坊鄰居們聽說你要去北京了,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在天安門前合個影兒!”多年心愿在這一刻終于成真,拿到照片后的她們,樂得合不攏嘴。 

  莊嚴雄偉的天安門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象征,吸引著滿懷憧憬和希望的人們。1965年,一群年輕的女兵在指導員的帶領下,到天安門合影;退休后,她們約定重聚北京,再次來到天安門前,按照老照片的位置排列,又拍了一張。時光荏苒,雖然他們身上的服飾在變、容貌在變,但向往天安門的心卻沒變。此外,隔代人在天安門拍合影也比比皆是。高源說,有一天,一位小朋友舉著照片對他說:“這是我爺爺40年前跟天安門的合影,我今天也要和天安門合個影。”當1974年的老照片和2019年的照片融為一體時,時空交錯,彌足珍貴。 

  天安門,也見證了許多人最浪漫的時刻。高源笑著說,我記得在一年冬天,一位小伙子穿著厚厚的羽絨服,帶著女朋友來到天安門廣場,把手中的相機交給我,讓我幫他記錄這一時刻。那天的風很大,天氣也很冷,在天安門和國旗的見證下,小伙子手捧紅色玫瑰花,單膝跪地,大聲喊:“嫁給我吧!”女孩兒光笑不說話,把小伙子急的汗都出來了,最后女孩終于答應了,戴上了求婚戒指。“在天安門前求婚、拍婚紗照的人越來越多,這是儀式,也是一種深厚的家國情懷。”高源說。 

  見證時代光影 

  記錄,是高源工作的關鍵詞。在天安門廣場拍了40年照片,高源經歷了中國的改革開放,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新中國40年來的社會變遷。 

  服裝是一種記憶,也是穿在身上的歷史畫卷。高源的鏡頭記錄了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的服裝變化:20世紀70年代,人們生活物質匱乏,幾乎穿著一水兒的“綠藍灰”,那是個“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的時代,服裝款式千篇一律;改革開放后,廣場上的色彩逐漸豐富起來,燙發、喇叭褲、太陽鏡、高跟鞋是那個年代特有的時尚;90年代以后,人們的思想觀念更為開放,吊帶裙、緊身褲、超短裙逐漸走進高源的鏡頭;進入21世紀,人們的穿著趨于個性化,文化衫、破洞褲、改良漢服等款式層出不窮,彰顯出新時代人的自信與魅力。  

  除了服裝,人們的精神面貌也在高源的鏡頭下悄然發生改變,那些逐漸燦爛的笑容是“老百姓日子越來越好”的真實寫照。“以前,人們在鏡頭前很拘謹,保持統一站姿,常常需要被提醒‘笑一個’;現在,人們明顯自信、活潑起來,拍照姿勢更是五花八樣,笑容更加燦爛。高源拿著一張中國老年人在廣場跳舞的照片說,現在大家的日子好過了,那是打心底里高興啊!”  

  高源接著說,“以前人們大老遠兒地趕來,只舍得拍一張,現在大家伙兒有錢了,不同方位、不同姿勢的要拍好多張!手機普及之后,雖然找我們拍照的人少了,但是拍的數量并沒有減少。”雖然時代在變,人也在變,但向往天安門的那顆心,始終未變。 

  2019年國慶70周年大閱兵彩排期間,不用值班的高源仍堅持起早去廣場拍照,他說,“很多時刻都不可復制,要及時記錄下來。”現在的高源開通了微博、朋友圈,定期發布在廣場拍攝的照片。 

  當年和高源一起入職的同事,如今有的轉行,有的已經退休,只有高源一個人還在廣場拍照。2022年,高源將退休,但他表示,“退休之后,還是會到天安門廣場看一看,拍一些照片。現在一天不發朋友圈,還有點失落??” 

分享到:
下一篇 責任編輯:

微信關注 今日中國

微信號

1234566789

微博關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國雜志版權所有 | 京ICP備:0600000號

上海时时开奖走势